简体中文  English  
 首 页 | 学会公告 | 学会动态 | 比较法资料 | 学术论文 | 侵权法研究所
学会动态

海尔穆特·库齐奥著,王竹译:产品责任:供讨论的问题
   2016/10/8 10:24:29


(注意:在此突出的问题应当作为针对所选择待分析的假想案例中被要求进行评论的基础)


在大多数法律制度中,生产者现如今适用比通常适用的过错责任制度更加严格的特殊责任制度:生产者承担责任并不考虑他们投入流通的缺陷产品造成损害的过错。这种更为严格的产品责任规则起源于美国,但此理念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例如,它推动了欧盟制定其《产品责任指令》(1985725日的85/374/EEC理事会指令),它不仅在欧盟内有影响,还为其他地区新的立法提供了理念基础。


提倡严格产品责任的几乎全世界范围的广泛趋势提出了一些颇为有趣的问题,应当尽可能地在所提供的假想案例分析中和其他对这些分析的介绍中探讨这些问题。某种程度上问题能够被再细分为:在引入严格产品责任的原因及其正当性的范围内作为基础性特征的问题,以及那些聚焦于使用的概念问题。我将从基础性问题开始,然后转入那些概念性争点。


1.引入严格产品责任的原因


在世界范围内(可能除了法国)出现了一种对将缺陷产品投入流通的生产者适用更严格的责任的迫切需要的主流影响(prevailing impression),美国式的理念由此迅速传播。但是否真的存在该种需求,若是如此,它为何产生?对购买者和第三人两者合理保护的缺口出现在哪里?以及一般规则过去及现在仍存在的缺点分别是什么?例如,合同责任和不法行为责任之间的界限是否是问题的来源?或者为他人承担责任的制度(如代理人,雇员等)是不充分的?或者对利害攸关的纯粹经济利益的保护存在问题?或者确立责任时要求过错的主张是不合理的?或者是在证明过错方面的困难?


这些问题应当在案例1和案例2的评论中予以探讨。


2.严格产品责任的正当性


更基础的问题似乎是该种严格责任如何被证明具有正当性。归责总是需要令人信服的理由,且若责任与过错这一最普遍接受的标准无关,必须清晰地阐明其他的替代标准。当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确定产品责任的合理范围、概念细节问题的解决和在对立法规定的解释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如果“世界侵权法学会”想要对产品责任的发展和其在世界范围内的和谐提出建议,那么这样的建议只有建立在合理的和可理解的观点基础上才令人信服。


对于严格产品责任存在的许多可能的正当性应当被阐明并被评估。


1)对危险物品的控制


    在许多法律体系中,危险物品的管理人承担严格责任是因为他们有能力对危险物品产生影响。严格产品责任的基础或许是同一理念?或者是相反:当他或她将产品投入流通和损害发生时,生产者已不再是产品的管理人?


    在这一背景下,缺陷产品的危险性与例如核电厂、铁路或者机动车的危险在总体上明显具有质的区别,而它们是许多法律制度规定的严格责任之危险的最重要来源。只有产品未提供人们有权期待的所有情形下的安全性时,才具有缺陷。然而总体而言,来源于缺陷的危险不能被认为是非常巨大,因为很多产品,即使是在缺陷状态中,也不大可能导致广泛损害或者实质性地增加损害发生的频率。典型例子是弯曲回形针或者腐烂食物,它们可能只是分别导致无害的刮痕或者是短暂的恶心。相比之下,以危险性为基础的严格责任规则表明,导致损害的高频率以及可能损害的程度是决定性的考量


    还应突出怀疑“缺陷产品导致的危险使严格责任具有正当性”更基本的理由一般来说,通过物品或者设备(如核电站或者机动车)产生的抽象危险,服务于管理人的利益;危险性和有用性因此就相互关联。另一方面,个案中作为缺陷结果的特定危险,通常无论如何对企业人都不会是有益的;相反,产品缺陷与他的利益背道而驰。然而,这种具体危险能否证明严格责任的正当性?


    (2)防止工业生产固有的风险


立法者制定《欧盟指令》的正当性为何?《指令》非常明确地陈述了无过错责任应当仅适用于工业制造的动产。购买者需要特殊保护,以对抗与工业化大规模生产联系的异常现象带来的特殊危险这一想法看似值得探讨,尽管已采取所有合理措施,产品缺陷从未能在大规模生产中绝对排除,检验也不能永远阻止缺陷产品在市场上出售。然而,指令的措辞放宽了对工业产品的限制,从而使其所确立的责任也适用于手工、艺术以及定制物品,并且从1999年开始也适用于农业产品。此外,工业化大规模生产中存在不可避免的固有危险这一观点,能否真正证明源自缺陷结构或者不充分说明的损害责任的正当性?


    (3)企业责任


    这种强劲的趋势——尤其是在欧洲并且也在美国——对企业人课以特殊的更为严厉的责任(企业责任)能否帮助证明生产者严格责任的正当性?也许不能,因为这样的责任——至少在某些观念上——仍然以过错为基础而辅之以举证责任倒置(如参见《欧洲侵权法原则》第4202条),而且无论如何都不会与生产者责任同样严格。


4)风险共同体


    是否可能借助风险共同体(risk community)的观念?若生产者对于其产品造成的损害发挥了清算中心的作用,他或者她可以将赔偿费用转嫁给其总体上的客户群,而这个群体正是从产品中获益。尤其是,无过错产品责任法产生的影响是,从功能性角度看,企业人处于近似保险人的地位:企业人在价格计算中,将责任风险的产生考虑在内,故客户群可被理解为风险共同体,他们从经济角度最终承担了风险相关责任制度施加给企业人的成本。然而,这种想法仅仅适用于产品的获得者受损而非第三方受损的情形。


5)其他正当性


    是否存在一些更进一步的想法——如可保性——也许能够证明生产者严格责任的正当性?经济分析能否帮助提供对这一领域的深刻理解?


这些问题应当在案例1和案例2的评论中加以讨论。


3.与产品责任相联系的矛盾


    生产者严格责任可能存在一个令人信服的正当理由,但该种理由只能涵盖当今接受的责任的部分,或者也涵盖现在未在严格产品责任制度之内的一些领域。


因此,严格产品责任的一般性正当理由,不能将无辜旁观者涵盖在被保护的主体中。另一方面,该正当理由会提出以下问题:为何同类企业人(fellow-entrepreneurs)未受到与消费者同等程度的保护,或者为何缺陷服务致害不会导致适用严格责任,或者为何只有动产而不是摩天大楼或桥梁适用严格责任,或者为何一些法律体系对药品适用不同的制度,或者为何非物质损害在一些国家不能获赔。每个人都能想出一些类似问题,它们在各个法律体系中又存在差异。


    这些问题应当在案例3的评论中加以讨论。


4.概念性问题


产品责任规则提出了许多在实践中重要的细节问题。少数值得一提的是,如缺陷如何被定义,产品未能针对损害(如药品或除草剂的情形)提供保护是否就是一种缺陷,对“供应”和“投入流通”这些术语需要理解什么,谁是“生产者”?诉讼中适用的抗辩也导致了无足轻重的困难。


这些概念性问题应与上述第1、第2部分强调的需求和正当性的基础性问题内在地联系起来,因为使用的概念应当足以应对严格产品责任意图处理的不足,且应该反映和支持为其提供的正当理由。


    这些问题应当在假想案例的评论和其他合适的地方予以探讨。


5.实践中规则的不足


    您所在的法律体系中,产品责任规则的不足是什么?


    这一问题应当在假想案例的评论和其他合适的地方加以讨论。


6.进一步的问题


    每位应答者都被要求提出他或她所想到的进一步的相关问题。


学会公告
学会动态
研究资料
学术论文
@2016 京ICP备05066828号-16 | 网站管理  
网站联系方式: worldtortlawsociety@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