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首 页 | 学会公告 | 学会动态 | 比较法资料 | 学术论文 | 侵权法研究所
学会动态

海尔穆特·库齐奥著,王竹译:产品严格责任的正当性
《法制日报》2013年9月4日第12版   2013/9/4 15:19:51



产品严格责任的正当性


海尔穆特·库齐奥 *  王竹译** 


在世界范围内——可能除了法国——生产者现如今适用比通常适用的过错责任制度更加严格的特殊责任制度:生产者承担责任而不考虑他们投入流通的缺陷产品造成损害的过错。这种更为严格的产品责任规则起源于美国,但此理念在世界范围内迅速传播。例如,它激发了欧盟设计其《产品责任指令》(1985725日的85/374/EEC理事会指令),这不仅在欧盟内有影响,还为其他地区新的立法提供了理念基础。几乎世界范围内严格的产品责任趋势提出了一个颇为有趣的问题:引入严格产品责任的正当性是什么?


归责总是需要令人信服的理由,且如果责任与过错这一最普遍接受的标准无关,其他的替代标准必须被清晰地阐明。当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对于确定产品责任的合理范围,概念细节问题的解决和在对立法规定的解释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对于严格产品责任存在的许多可能的正当性应当被阐明并被评估。


1)对危险物品的控制。


在许多法律体系中,危险物品的管理人承担严格责任是因为他们有能力对危险物品产生影响。在这一背景下,缺陷产品的危险性与例如核电厂、铁路或者机动车的危险在总体上明显具有质的区别,而这些是在许多法律制度中所提到的严格责任的危险的最重要来源。产品是存在缺陷的,仅仅是当产品无法提供一方有权期待将所有情形纳入考虑的安全时。总体来说,然而,来源于缺陷的危险不能被考虑为非常巨大,是因为许多产品,甚至是在一种缺陷状态中,不大可能会导致广泛的损害或者实质性的增加损害发生的频率。典型例子是被弯曲回形针或者腐烂的食物,它们可能仅仅是分别导致无害的刮痕或者是短暂的呕吐。相比之下,建立在危险基础上的严格责任规则表明造成损害的高可能性和可能损害的程度是决定性的考量。


怀疑产品缺陷造成的危险能够证明严格责任的正当性的一个更为基础性的理由也应当被指出。一般来说,通过物品或者设备产生的抽象的危险,例如,核电站或者机动车,服务于管理人的利益;危险性和有用性因此是有内在联系的。特定的危险作为缺陷的结果出现在个案中,另一方面来说,缺陷通常在任何情形下对于企业家来说是无益的;反之,产品的缺陷与他的利益相背离。


2)防止工业生产固有的风险


立法者制定的欧洲指令的正当性如何呢?指令非常明确地陈述了没有过错的责任应当仅仅适用工业制造的动产。购买者需要特殊的保护以对抗与工业化大规模生产联系的异常现象带来的特殊危险的想法看起来值得探讨,因为尽管有所有的合理措施,产品缺陷从未能在大规模生产中绝对排除,检验也不能永远阻止缺陷产品在市场上出售。然而,指令的措辞放松了对工业产品的限制,从而使其所确立的责任也适用于手工、艺术以及定制物品,并且从1999年开始也适用于农业产品。此外,在工业大规模生产中不可避免的固有危险的观点能否真正证明源自缺陷结构或者不充分的使用说明的损害责任的正当性?


3)企业责任


这种强烈的趋势——尤其是在欧洲并且也在美国——对企业家课以特殊的更为严厉的责任(企业责任)能否帮助证明对于生产者的严格责任的正当性?也许不然,因为这样的责任——至少,在某些观念上——仍然以过错为基础而辅之以举证责任倒置(参见例如《欧洲侵权法原则》第4202条),而且无论如何都不会与生产者责任同样严格。


4)风险社会


是否可能唤起风险社会的观念?如果生产者对于其产品造成的损害发挥了清算中心的作用,他或者她可以将赔偿费用转嫁给其总体上的客户群体,而这个群体正是从产品中获益。尤其,无过错产品责任法产生的影响是,当从功能性的视角来看,企业家的地位接近于保险人:企业家将责任风险的产生考虑在他们的价格计算中,因此客户群体会被理解为风险社会,从经济角度客户最终承担了风险相关责任制度施加给企业家的成本。然而,这种想法仅仅适用于产品的获得者受损而不是第三方受损的情形。


5)其他正当性


是否存在一些更进一步的想法——例如,可保险性——也许能够证明生产者的严格责任的正当性?经济分析能否帮助提供对这一领域的深刻理解?


对于生产者的严格责任可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证明其正当性的理由,但是这样的正当性仅仅覆盖了今天接受的责任的部分范围或者它还覆盖了一些当前未在严格的产品责任制度内的领域。因此,证明严格产品责任一般正当性的理由不能够涵盖将无辜旁观者包含在被保护人圈中。另一方面来说,正当性可能提出问题,为何相应的企业家不在和消费者同等层面受保护,或者为何严格责任没有出现在缺陷服务造成损害的案例中,或者为何仅仅动产适用严格责任而不是大楼或桥梁,又或者为何一些法律制度对药品有不同的制度,或者为何非物质的损害不能在一些国家获得赔偿?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作进一步的探讨。








* Helmut Koziol,奥地利维也纳大学法学院教授,欧洲侵权法与保险法研究中心主任,世界侵权法学会主席。



** 王竹,法学博士,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侵权法研究所副所长。

学会公告
学会动态
研究资料
学术论文
@2016 京ICP备05066828号-16 | 网站管理  
网站联系方式: worldtortlawsociety@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