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English  
 首 页 | 学会公告 | 学会动态 | 比较法资料 | 学术论文 | 侵权法研究所
学会动态

肯·奥里芬特著,王竹译:“世界侵权法学会”讨论的三个产品责任案例
《法制日报》2013年9月4日第12版   2013/9/4 15:15:09

 


“世界侵权法学会”讨论的三个产品责任案例 


肯·奥利芬特* 王竹 ** 


案例1:刹车片故障案


X有限责任公司生产自行车。在2011年,X有限责任公司开始使用其经过测试后发现比传统材料更便宜、更耐用且总体而言更有效的新材料来生产刹车片。X有限责任公司知道在特别情况(温度、地面湿度、油污等)同时具备时,新刹车片材料可能存在突然失灵的微小风险,但是公司认为此种风险最终发生很有可能仅仅是非常罕见的,而且比起新材料的一般优点此种风险并不重要。在该公司所有采用了新刹车片的自行车的产品使用说明书中,都用小字体对失灵的可能性做了说明。A购买了一辆这种自行车,是因为新刹车片故障发生的事故中受伤的少数人之一。A的自行车也损坏了。B,一位行人也因为同一事故受伤。


a)分析


X有限责任公司对AB承担什么责任?尤其注意多种可能的责任基础(一般的过错侵权责任、替代责任、合同性责任或者是特殊的严格责任制度?)。如果Y是(i)受雇于X有限责任公司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或者是(ii)独立承揽了该研究,隐瞒了新的刹车材料可能失灵的风险,对本案您的分析会有何不同?


b)评论


您的分析对于引入严格产品责任可能给出的原因和正当性能够说明什么?这些正当性是否适用于(如在本案中)由一个合标产品造成的损害以及后果是由在设计过程中所做的选择造成的情形?是否适用于受害人不是购买者而是第三方的情况?因此而产生的责任是真正的严格责任还是最终基于过错?


 


案例2:被感染的血液案


A2005年在X医院由于输血被感染了N型肝炎。感染的来源是Y有限责任公司提供给X医院的血液,而血液是从不知道自己是N型肝炎病毒携带者的捐赠者Z采集的。当时,在献血中存在N型肝炎的风险已经被发表在一本科学杂志的一篇论文所揭示,但世界上只有少量的研究室有能力检测其在特定数量的血液当中的存在。而且,多数的科学团体并不相信此种情况(N型肝炎)真正存在。直到后来此种情况的存在才被普遍接受,能够使医院和血液提供者筛选出血液被感染群体的检测方法才被开发出来。


a)分析


X医院、Y有限责任公司和ZA承担什么责任?尤其注意多种可能的责任基础(一般的过错侵权责任、替代责任、合同性责任、或者是特殊的严格责任制度?)。如果A2001年因为输血导致感染了该病毒但是此情况直到2012年才显现,对本案的分析会有何不同?(在此,要特别考虑适用于多种可能的责任基础在时间限制方面的不同。)


b)评论


您的分析对于引入严格产品责任的原因能够说明什么?尤其是,为何传统的过错责任原则、替代责任和合同性责任被认为是不足的?您的分析对于严格产品责任可能给出的正当性能够说明什么?这些正当性是否适用于(如在本案中)因为不合标产品造成的损害以及后果是由未能在个体产品中识别出预先存在的缺陷造成的情形?


 


案例3:桥梁垮塌案


A是正在行使公共通行权的行人,由于Y委托X有限责任公司在Y所有的土地上建造的桥梁垮塌而受伤,桥梁基于Y直接委托的Z建筑师所起草的设计图。后来发现Z的设计图是有缺陷的并且导致了垮塌。Y 承担了指示另一位建筑师重新设计桥梁的费用,并且,根据最初的约定,X有限责任公司有义务无附加报酬地建造一座新的桥梁。


a)分析


X有限责任公司、YZA承担什么责任?建筑设计图本身是否为一个“产品”,而据此承担严格产品责任,或者它仅仅代表Z提供的一项服务,从而适用其他的责任制度?如果有,ZX有限责任公司和Y承担什么责任,是以直接诉讼还是以追索诉讼为基础?


b)评论


您的分析对于存在于您所在法域严格产品责任的一致性能够说明什么?尤其注意其范围的限制。识别各种由此产生的其他责任类型(包括合同性责任),并且强调它们之间的主要区别。不动产责任与动产责任在何种程度上存在差异,且差异是否正当?提供服务的责任和提供产品的责任在何种程度上存在差异,且差异是否正当?








* Ken Oliphant,奥地利国家科学院欧洲侵权法研究所所长,英国Bristol大学法学院教授,世界侵权法学会执行委员会执行委员。



** 王竹,法学博士,四川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侵权法研究所副所长。

学会公告
学会动态
研究资料
学术论文
@2016 京ICP备05066828号-16 | 网站管理  
网站联系方式: worldtortlawsociety@gmail.com